就算不懂交响乐也能感受音乐会的美

网站建设:别岸小鲤 联系QQ:7576271 Email:lilei86@gmail.com

                陈燕盲人钢琴调律

当你从未听过音乐会的时候,可能会觉得音乐厅是个神秘的地方,那些穿得整整齐齐去听音乐会的,一定非富即贵,绝对非比寻常。但如果这不能说是偏见,那也可以说是一种误解。音乐会不一定特别昂贵,也不一定特别难懂,听音乐会的也可能是普通人士。只不过他们全都有着一颗爱音乐的心。所以如果有可能,每人都能走进音乐厅一次,就算你依然不能爱上高雅艺术,但也可以权当是一场探寻未知的旅程。

  别紧张,新年音乐会其实是最简单的音乐会

  咕咕 外企职员

  从小过新年,咕咕都有一个跟别的小朋友不太一样的事情做,就是看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转播。“这跟我学习弹钢琴有一定的关系,虽然后来没有以音乐为职业,但是这个习惯还是保持了下来。”对于新年音乐会,咕咕说其实不用特别地紧张对待,因为这几乎可以说是一场最简单的音乐会,别看它是在金色大厅举办的。

  “维也纳新年音乐会演奏的全是施特劳斯家族的作品,而且以圆舞曲为主,就跟我们广州过年一定要听《迎春花》一样,主要还是图个喜庆。所以理解起来都不会太难,就算不懂交响乐的人,也能感受到它的美。而且基本上都有《蓝色多瑙河》和《拉德斯基进行曲》这两首名曲,一般人都听过。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也非常善于把听觉转化成视觉。比如摄像角度会特别多变,一会俯拍,一会环视,一会特写指挥,一会刻画提琴区,还会对着金色大厅的金碧辉煌和花卉摆放大拍特拍。还会插入马术、芭蕾舞和奥地利风光片,所以绝对不会闷,看起来赏心悦目。而且一般这场音乐会的指挥都是当年最炙手可热的人,央视的转播也会有人解说,还会在播放后进行讲解。所以不论曲目,还是人,作为古典乐的启蒙非常合适。”

  在咕咕眼里,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代表着能让你瞻仰的贵族情调。“经常能看到各路达官贵人在台下坐着,比如日本皇室都会去。”大约维也纳给新年音乐会奠定了基调,广州,乃至各地的新年音乐会都会有点“春晚”味道。“广州大剧院去年和今年都请了祖宾·梅塔,曲目也基本上是圆舞曲、波尔卡,施特劳斯的作品也是座上宾,一方面恢弘,另一方面愉悦。但其实新年音乐会一般都不是各大剧院最重要的演出。要是想再进一步专业地听还是要关注他们每年从9月到11月的演出季,都是有主题的,比如去年是贝多芬,今年是瓦格纳。”

  外国人站着看依然笔挺受不了演出现场拍照发微博

  王诗蒂 乐迷 凯旋新世界业主

  王阿姨虽然已经年过六旬,但是不论穿着还是精神状态,给人的感觉还非常年轻。王阿姨是音乐迷,而且一点也不“挑食”,用她的话说就是什么都听,歌剧、交响乐、演唱会,统统不落下,但是最喜欢的还是钢琴独奏。“我今年去星海音乐厅不下十场。新世界地产也经常举办各类音乐会答谢业主,我觉得非常好。这让我们能更方便地去接触高雅艺术。”

  王阿姨听音乐会不会盲目地追大牌,不论是名气多大的人,她的评论都会公正客观。“我女儿之前在英国留学的时候跟我说,最近听了一个叫郎朗的钢琴家的演奏,非常感动。那时候郎朗才刚刚得奖,名气也没有现在那么大,于是我就跑去香港听,我一看他的表情就觉得他非常投入,很认真地在演奏,也被感染了。但是现在他名气大了却没有当年的感觉了。”由于喜欢音乐,出国旅行,王阿姨也不忘看演出。给王阿姨印象最深的是国外剧院有专门的站票位置,每人还能稍微靠着点。“外国人身材那么庞大也是一站两小时”,可见对音乐是真爱。

  王阿姨今年也有听音乐会过新年的打算。她认为新年音乐会给了大家更多的可能和选择,不用除了吃饭就是唱K这么单调。但是她还说出了几个最“难顶”的现象:第一,总有人在演出中拍照,咔嚓的声音很讨厌,还要急着晒微博。第二,乐章之间鼓掌很破坏连贯性。最后一条是经常有家长为熏陶,强迫小朋友来听,但是小孩子坐不住,左蹭右蹭,感觉小孩也难受,旁边的人也难受。

  赠票不用太可惜看着大把空位好心疼

  顾加宏 公司财务 凯旋新世界业主

  “因为我是家里最小的女儿,所以小时候经常被爸妈带着去听京剧。现在交响乐、歌剧等各类音乐会都喜欢。前一阵刚去看了芭蕾舞《天鹅湖》,也觉得美极了。”顾加宏说,虽然现在音乐可以说是唾手可得,买C D都少了,上网想听什么都能听到。“但是去现场听的感觉绝对不一样。你会完全投入其中,你还会被视觉而不仅仅是听觉的美所震撼。所以一有机会就要去听一场。尤其是我们楼盘也会有很多去欣赏高雅音乐的机会,真希望能越来越多这样的活动。”

  今年对于她来说最大的遗憾应该是《茶花女》由于计划太晚,买不到票,所以没有看成。“这种高端演出,如果错过了就是一年,等到明年可能又换了一批人,所以可以说是时不我待。我跟我老公说这次新年音乐会一定不能耽误了。”一方面是有人没买到票,一方面是大量的位置空着,这是顾加宏感觉很生气的地方。“我有一次买了高价票进去,已经是第八排还不错的位置了,结果发现我前面还有不少很好的位置空着。这些赠票可能是其他人根本无法企及的最好的票,但是获赠的人却不珍惜,看着空位真是让人很心疼。”

  不但新年音乐会不能错过,连2014年大剧院和星海的全年安排都研究过了。“我去伦敦旅游的时候都要看一下当地有没有相关的演出。但是跟海外相比,广州的音乐会还是贵了点,不用跟别的地方比,比香港的都贵不少。虽然音乐会必定会有一定的门槛,但动辄两千元的票价还是让人觉得难以接受。自己买都会觉得太奢侈了。”

  讨论

  音乐会“欧洲味”过多如何“中国化”?

  “新年音乐会”本身就是从西方传进来的新鲜事物,穿着燕尾服、晚礼服去听音乐会是一件很高雅很洋气的社交活动,关于“新年音乐会如何本土化”这个问题,也一直有人在讨论。中国著名的指挥家陈燮阳曾经公开表示,“以往的新年音乐会沾染了过多‘欧洲味’,并不一定符合中国观众的欣赏习惯。”他一直致力于把新年音乐会‘中国化’,比如改编周杰伦的《菊花台》,“改编流行歌曲没什么好忌讳的,流行曲通俗易懂,青年人容易产生共鸣。”陈燮阳还把曾经火爆荧屏的《士兵突击》的主题曲搬进了音乐厅,悠扬的小号、浑厚的圆号以及浪漫的小提琴不断转换演绎出的音乐,使新年音乐会充满英雄主义的浪漫色彩。

  余秋雨在《抱愧山西》一文中也提到过用大气磅礴的交响乐演奏的《走西口》,听起来令人热泪盈眶。选取国人耳熟能详的曲目的确能够使新年音乐会本土化,更接地气,除此之外,主办方还会尽量选取国人所熟悉的指挥家、演奏者。比如新世界和广州大剧院合作的2014新年音乐会,邀请到了指挥界泰斗祖宾·梅塔,祖宾·梅塔曾经四度执棒维也纳新年音乐会,把《图兰朵》带进太庙这一壮举让中国人民记住了他的名字。星海音乐厅主办的由指挥大师耶欧·莱维领衔英国皇家爱乐乐团的新年音乐会则邀请到了中国新一代钢琴巨星张昊辰作为独奏,而“广州新年音乐会”则完全由本土的广州交响乐团来担纲,广州交响乐团自1993年元旦之夜在国内首开先河奏响新年乐章,“广州新年音乐会”早已成为了羊城市民每年辞旧迎新之际的一个标志性、习惯性的音乐盛会,很多广州人都是听着这场音乐会长大的。

能否在新年音乐会中加入中国传统的民乐?星海音乐厅市场运营总监、首席录音师、著名音乐制作人杨震告诉记者,“星海音乐厅也一直在做这方面的尝试,之前曾经邀请香港中乐团在广州开新年音乐会,全部是民族管弦乐,二胡、唢呐、笛、萧、拨浪鼓……演奏的曲目包括山西民间吹打乐《大得胜》,古曲《春江花月夜》、《十面埋伏》,广东音乐《步步高》、《彩云追月》,敲击协奏曲《龙腾虎跃》等,电视连续剧《射雕英雄传》的主题曲及《九百九十九朵玫瑰》等流行歌曲也被搬上星海音乐厅的舞台。”这种民乐音乐会大多是在传统的农历新年举行,2014年的“民乐迎新春”有《名篇雅韵·千古风流———中国古典“四大名著”影视金曲新春音乐会》、《“笛奏龙吟水”音乐会》、《岭南欢歌———民族管弦乐新作品音乐会》、《“花好月圆闹元宵”———2014广州新春音乐会》等。

位访问者
--- FAMILY S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