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星的希望

网站建设:别岸小鲤 联系QQ:7576271 Email:lilei86@gmail.com

    听说北京医院耳鼻喉科有个擅长治眩晕的大夫宋海涛主任。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情找到她,因为我看过太多医生了,都查不出我有什么病,宋主任是个四十多岁的医生,初次感觉她很严肃,但给我一种能信任的感觉。她看完我的所有检查后在沉思,我很害怕她说是功能性的耳鸣,就送上了我的自传,<陈燕.耳边的世界>一书,宋大夫看了一眼说,为什么叫耳边的世界,我说我的眼睛看不见一切,我感知这个世界都是靠耳朵。他一愣说:“我马上约你住院,我知道你的耳朵有多重要了”。“可是我周五在天津有场报告会,是一个月前约好的,我不能说话不算数呀”。宋大夫想了想说:“你先在门诊用药,作完报告后回到北京直接来住院”。

    周五那天,晚上8点才回到了北京.在天津讲了两个小时又有签书的活动,我累的筋疲力尽这才住进了北京医院,第二天宋大夫来找我,她说看了我的自传,很感人,她推荐同事们也看呢,她说不要着急咱们彻底查一查,就是查不出什么病,我还有好多办法呢。不过你一定要放松,放下所有的事情,就闲呆着吧.我除了吃饭睡觉,就是输液和各种检查,我去高大夫那里做前庭神经检查,很是费了一番周折。别人很简单,就看着屏幕上的红点就行了,可我看不见红点在哪里。高大夫通过给我坐动作看我的眼睛反映,也不行。我先天性眼球振颤。每次做检查高大夫都给宋大夫打电话,他说这怎么做呀,我这里主要是看眼睛判断,可她眼球振颤的太厉害了。说完高大夫总是听听筒那边说一阵,我猜道宋大夫在说什么,我也很害怕因为我的眼睛,高大夫没法检查了,经过几次检查,我头晕终于确诊了,良性阵发性位置性眩晕。高大夫连猜凭经验给我治了十几次,我的头晕病终于治好了。但是说以后也许还会复发,长的话也许二十年不发病,短的话可能几个月就复发了。还有所有旋转的东西不能坐了,我喜欢的秋千也要慎重。耳鸣就没有那么顺利了,我做了能做的所有检查,都没查出原因来。我又没有信心了。每天早晨和晚上宋大夫都来看我,问我耳鸣怎么样了,我总是说还那样,然后我就问,还能治好吗,她总是说,我有好多办法呢,你就踏踏实实的住院相信我。但她总是来去匆匆,不等我问她还有什么办法治,她就一阵风似的走了。一个周六早晨宋大夫又来了,我想是宋大夫值班,过了一会我去值班室找她,我想问问她到底有多少办法治我的病。但护士说宋大夫不值班,后来我才知道她经常双休日也来看她的病人。

位访问者
--- FAMILY SITE ---